抖音豆奶app 破解版

() “白霜天,你一定会成为一条好狗!”

白虚突然笑了,那笑容极为温和,刨除掉他血红的双眼。

看起来,倒颇有几分感染力!

缓缓伸出手去,一滴蕴含着灵识的精血便是自指尖浮现而出。

就要将其打入白霜天体内!

“成为主人您的狗,是老奴的荣幸!”

白霜天激动无比的低下头去。

他知道,只要那滴精血落入他的魂体中。

他白霜天便将会彻底的成为一条忠犬!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能活下去,只要能变得更强,只要能换来比以往更加庞大的权势……

他白霜天,愿意!

可爱清秀美女飘逸灵动写真

“只是,我白虚,宁可将这精血喂与舔兽,也不愿意将它打入你的身体!”

“若是我如此做了……”

“还有何面目去见大哥和浑沌前辈?!”

“有何面目去见被你灭杀的默虚山大能?!”

“有何面目去见我那被你逼至献祭的母亲!”

白霜天惊骇欲绝的抬起头来。

只见白虚手中那滴精血无火自燃,转眼间便是消失的干干净净!

一张如覆寒霜的冷厉面孔,哪里还有之前的笑容和煦?

血红双眼中,直刺灵魂的彻骨杀意……

让白霜天寒颤连连!

完了……

这是白霜天心中最后的念头。

“白虚小儿,你一定要赶尽杀绝,那纵使老夫身死魂灭,也要让你流淌鲜血!”

怒喝声中,再不使用仅存的寒冰大道之力护佑自身魂体。

任由无数扭曲之刃透体而过……

白霜天魂体嘴角不停的抽搐,汗珠一粒粒的落下。

但他却丝毫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不断催动着被提聚而出的寒冰道果!

“道果逆行,魂体自爆!”

“轰!”

伴随着霜天圣者最后一声嘶吼落下……

四方体中,他的魂体迅速膨胀开来。

与此同时,被白霜天提聚而出的寒冰道果,也在以一种古怪的方式倒转逆行。

有一股绝强的狂暴波动,自这道果中产生……

最后,与霜天圣者的魂体一同,轰然爆炸开来!

只是,霜天圣者注定是要白费功夫了。

就算是在他盛时期,以白虚时间、空间两条顶尖大道相融,晋升圣祖的实力,都能够将他翻手镇压。

更何况他此时是重伤未愈,临死反扑?

完不亚于小型核爆的威能,被死死地限制在白虚手中的四方体之内,没有丝毫逸散而开!

嘴上说的壮烈,霜天圣者其实只是看出了白虚对他的深恶痛绝。

想要自行了断,免得遭受刑罚之苦罢了!

“白霜天,你这老狗,想要死的轻松快活,可没有那么容易!”

目光平静的注视着四方体中还未完消散的能量波动。

喃喃自语间……

白虚笑了,只是那笑容,却是显得十分诡异……

“混沌时空观想法,天机术,时空逆转。”

白虚平静开口。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可就不那么平静了!

只见四方体内,逐渐被一层迷蒙光晕覆盖。

其内发生过的一切,竟然是在此刻回溯、逆转!

从寒冰道果爆炸后的能量逸散,到前者被引爆之前,再到白霜天临死时露出怨毒神色……

曾经消逝的画面再次出现……

一切都在那迷蒙光晕中被逆转!

数息之后,光晕散去……

“白虚,即使我神魂俱灭,你也别想好受!”

熟悉的嘶吼……

“你……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临死前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

可怜的霜天圣者,犹记起本该发生的一幕幕……

当下,便是露出见了鬼一般的惊恐表情!

与他此时经历的事情相比,周身那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的时空扭曲之力,什么都不算!

“你……你……白虚,求求你,让我死!让我死吧!我只求一死!”

极度的恐惧,令霜天圣者再也无法嘴硬。

当一个人知道,连死亡都成为奢侈时……

那便没有什么,是比这更为悲惨的事情了!

“霜天圣者,别急啊!”

“对于你那些小小的爱好,白虚也是早有耳闻!”

“碰巧,我对你那些“施虐艺术”也是挺感兴趣……”

“怎么样,要不要咱俩合作一把,争取创造些更为新奇的手段?”

白虚一双血瞳,目光温和……

只是这温和,在霜天圣者看来,却是要比他的寒冰大道……

还要寒冷无数倍!

那是几欲使他灵魂冻结的冷冽!

“求求你……让我死……”

霜天圣者口中只剩喃喃,目光涣散……

因为散去了护身道果的缘故,无数时空扭曲之力的切割,加上对白虚恐怖手段的惧怕……

竟是让霜天圣者的精神,直接崩溃了去!

嘴中不断重复的,便只有那一句求死之语。

“呵呵,放心吧,你会达成目的。”

“我会让你死的……”

“只是,你恐怕要用不同的死法,死上很多遍……”

“我可以保证,绝对都是最为残酷的死法!”

“而且别以为精神崩溃就可以逃离痛苦,我会负责把你你的状态,回溯到完美如初……”

“这样,才更显艺术,不是吗?!”

将四方体缓缓举起,靠近嘴边。

像是对着其中的霜天圣者温柔轻语……

不过轻语的内容,恐怕就有些残忍了。

但转念一想,就凭霜天圣者这施虐狂,以往干过的那些混账事。

白虚这么搞他,倒也是根本不算过分。

只能说因果轮回,报应不爽罢了!

“白虚,你能做到时空回溯?!”

“那你可能将你母亲的生命自过往时空中带回?!”

就在白虚刚刚将四方体收入储物空间时,白玄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期许与迫切,突然响起。

而听到白玄的话,就连下方的默虚山众人也是吃了一惊。

对啊!

白虚主人的手段神鬼莫测,竟能从时空长河中寻回已逝生命。

那白灵主母……

这一刻,就连下方一个个重伤垂死的白泽族大能们都是满心的期待!

若是白灵能够死而复生,到时白虚和白玄一高兴……

指不定自己等人,就能逃过一劫?!

毕竟,除了参与逼死白灵这件事,他们充其量也就是杀了一些普通异兽而已……

运气好些,倒还真不至于被痛下杀手。

他们刚才可是清楚的看到了白虚是如何对待霜天圣者的……

那“一往情深”的模样,把后者收入储物空间的动作……

明显就是要把霜天圣者折磨成千上万年的样子啊!

只是,在漫天充满希望的目光注视下……

白虚终究还是苦涩的摇了摇头。

“时空逆转,乃是天机术。是时空禁术混沌时空观想法中最高深的法门之一。”

“唯有完将混沌时空观想法修成才能够施展!”

“而此术的原理,便是宇宙中的信息守恒!”

“所以,复活白霜天容易。但复活母亲……”

“就等于要将之前的一切信息填补!”

“母亲是为我突破而献祭,所以……”

讲到此处,白虚痛苦的低下了头,目中血红,似乎又有加深的迹象!

“所以……若是使用时空逆转,信息填补完成,你必定会在施术过程中重新回到未入圣祖,禁术未成的境界!”

“而这时空逆转的天机术又必须是完修炼成功了混沌时空观想法才能施展……”

“时空悖论……你永远无法将时空,回溯到白灵献祭之前的那一幕!”

“白灵……因为我的执念……终究……我还是永远失去了你!”

“是我……逼死了你……”

痛苦的闭上眼睛……

白玄替白虚补完了后者因为悲痛,没能说完的话……

这是何等悲哀的事情……

能够逆转时空,寻回无数人性命的白虚,唯一不能触及的禁区……

竟然是他自己!

他能救回千万人,却无法救回自己的母亲!

既然如此,上天为什么还要让他修成这时空禁术!

“白虚,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能保证不将白泽族屠尽,我就同意你的要求!”

重新抬起头,白虚发现白玄原本深邃的一双星目,也是变得通红……

白玄的声音有些嘶哑,竟是重新提起了之前所谈的事。

“我说了,我不会答应你任何的条件!”

白虚仍旧是干脆利落的拒绝。

“这可并不能由你说了算!”

“我的条件就是,与我一战!”

“你胜,一切都由你说了算!甚至没有了我的制约,只要你下得去手,大可以对白泽族斩尽杀绝!”

“你败,完成了我的条件,我依旧会遵守约定,让你做你想去做的事!”

白玄语气平静,幽幽开口……

“白玄,你疯了?!”

白虚死死盯住对面这位白泽皇者的双眼,似乎是要从其中找出戏弄自己的神色。

但可惜,那双星目之中,他找到了严肃、沉稳、认真、甚至是……

掩藏极深的悲痛!

但就是没有……

戏弄之情!

他说的竟然是真的?

白虚内心惊讶……

“族长!不可!族长不可啊!”

“我等好歹是白泽族中地位尊高的长老。”

“即使是您,也不能把我等当做父子之间戏耍的筹码啊!”

“没错,我等外族只是被请来助拳。”

“如今您不给报酬也就罢了,竟然还想要操纵我等性命!”

“当真不顾我等背后族群的怒火了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白泽族内,以白铸喊的最响。

外族大能,又以巴隆反应最为激烈。

只是平常暴躁粗野,行事说话完不过大脑的白冥,却是罕见的保持了沉默,没有丝毫言语……

“聒噪!”

大袖一挥,诸天剑气横扫而下,自大地之上切割而过……

片刻后,扬起的沙尘落下。

除一言未发的白冥以及仍旧处于昏迷之中的白光以外。

连同五行长老在内,尽皆身首异处,死不瞑目!

连神魂,都是被锋利无匹的剑气切碎,当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白虚,你应该还有事情要做,我就给你这个时间。”

“明日午时,你我一战!”

“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深深的看了白虚一眼,随即目光又隐晦扫了扫仍在白恭怀中,保持昏迷的千默。

以及化为冰雕的浑沌。

白玄再不停留,化作一道流光,回归白泽族军阵。

而白泽族军队,也在此时,撤退而去……

见到那铺天盖地撤出栖龙草原的白泽族军队。

默虚山中,却没有丝毫欢呼声传出。

白虚袖袍一挥,散去漫天星空领域……

露出的是……

红霞高挂,残阳如血!!!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