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最新出品

陈航与许铭之间的打斗中规中矩,各自都表现出了在元丹境巅峰超人一等的手段。

不过最终,许铭还是以微弱的优势胜出。

“苏国这位天骄不错,如果能进圣城学宫磨砺,潜力还会更大。”

有金身导师心中暗暗震惊。

许铭是七星学宫的学子,而七星学宫在百大学宫内位列第二,仅次于孔学宫。

如果这次是其他学宫的学子与陈航比试,就算派出最优秀的元丹巅峰,都未必能胜出陈航。

所以比试结束后,尽管陈航败了,也没人开口嘲讽,至于公孙桀等人,身为十劫金身,更不会放低身段去主动嘲讽一个元丹。

“若兰无静,如果是你上,会是那陈航的对手吗?”

若兰无静怔了怔,看了南多一眼,随后微微摇头,“我不是其对手,你也不是。”

南多点点头,承认了这一点。

第二场比试。

苏国落败。

清纯白洁白雪姬

第三场比试。

苏国落败。

苏国刑部与七星学宫之间的比试,输。

贺言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紧接着是宗盟学宫与禁军之间的比试。

没有意外。

苏国这边三场输。

姜天爱目光一扫四周,把在场的苏国天骄此刻的面色看在眼中,眼里露出一抹笑意。

虽然这两次苏国都输了,但这段时间这些天骄也有点浮躁,恰好能让他们知道圣城内的天骄,处于什么水平。

果不其然,有些天骄眼中的孤傲已经淡去了几分,转而换之的是凝重,是自省。

宗盟学宫与禁军的比试结束后,轮到了贪狼学宫与东厂。

从这一场开始,比试的氛围突然变得有些肃然起来。

因为不管是贪狼学宫的学子,还是东厂的天骄,一个比一个狠辣,出手毫不留情。

除了不下杀手之外,那攻势基本是往死里打,顶多只给对手留一口气。

前两场的禁军和擒虎狱都是站着退场的,而这一场,三名东厂番子都是被抬下去的。

但是贪狼学宫那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虽然三场比试都赢了,可上场的学子同样身受重伤。

“不是说了点到为止么,何必打出这么大的火气。”

墨子陌淡笑道。

众人没有吭声。

李明晔眼中露着一抹阴沉的笑容,朝洪导师那边望去,洪导师的眼中,同样闪烁着阴狠之色。

“如果我们对上这些东厂的天骄,只怕……”

南多看向若兰无静,二人背后都升起一阵凉意,这群东厂天骄的手段,实战经验,战法意识,与寻常武者都不相同。

他们似乎没有武者的尊严,只要能伤敌,什么手段都可以施展……

最后一场,是孔学宫与黑骑的对决了。

这场对决,也是今日比试之中,最重要的一场。

一个是圣城学宫之首。

一个是苏国暴力机构之首。

第一场,黑骑元丹巅峰,对孔学宫元丹巅峰。

不过黑骑之中,元丹巅峰者基本都是初入黑骑,还未汲取到黑骑的精髓,所以在与对手过了百招后,便自动认输。

那名孔学宫的弟子也没有趁胜追击,双方各自行礼,而后退场,颇有点到为止的精髓。

但到了第二场,就出乎众人的意料了,那名神变境巅峰的黑骑无论是战法意识,还是修为,都远超孔学宫派出的神变巅峰。

不过是百招之内,就把孔学宫那位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最终认输。

这是苏国第一场比试的胜利,不出意外,在黑骑之中诞生。

苏国的年轻一代在这一刻都纷纷握紧拳头,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

孔学宫那边,却是有些沉寂,不少人皱着眉头。

孔学宫的学子,输给了一个从下界而来,底蕴浅薄的国家中培养出来的天骄?

公孙桀脸色淡然,仿佛这一场输了也无法让他心生波澜似的。

“他叫什么名字?”

姜天爱看了一眼那名神变巅峰的黑骑一眼,朝鹤白颜问道。

鹤白颜嘴角微微上扬,“我义子,刑天。”

“刑天?唔,好名字。”

姜天爱微微点头。

苏国这边的文武大臣也纷纷开口夸赞,这些夸赞,都是诚心实意的。

自从苏国被苏寒掌控后,高层中,已经没有所谓的内斗了,大家都只有一个相同的目的。

让苏国壮大,苏国壮大,他们就有无数好处!

“天爱伯母,我以后也要像刑天哥哥那样。”

苏行司突然开口道。

姜天爱闻言,笑了笑,“你会的,不过你要努力修行。”

苏行司没有得到国运加身,众人也不出奇,毕竟是苗子,不能直接利用国运来拔苗助长。

众人估摸着,苏行司从肉身境到元丹境,都要靠自己艰苦修行,后面,才会得到皇子应有的气运。

“我会的。”

苏行司重重点了点头,从幸吉大将军死去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世上强者为尊,弱者,只会被人奴役,而他再也不想做一个连自己的娘亲,都无法保护好的弱者了!

刑天默不作声的退场后,最后一场比试,就开始了。

黑骑中一名散发着碎涅巅峰气息的存在缓缓走入场内。

“黑骑里的碎涅武王,冯兕位列第一,这次他出手,应该也能拿下这场比试。”

这名黑骑武王,正是当初第一批得到苏寒点燃武道火种的天骄之一。

他在苏寒还只是元丹的时候,便已加入黑骑,这些年下来,依靠着自身,磨砺着武道,最终借助气运之力,一举冲击到了碎涅巅峰!

如果圣城那边有探查寿元的手段,他们将会发现,苏国这边的强者天骄,岁数都不会太大。

甚至,比他们心中的标准都要小上许多。

“黑骑冯兕,请指教。”

冯兕步入演武场,朝孔学宫那边派来的碎涅武王抱拳道。

对方却没有理会冯兕的行礼,而是上上下下打量了冯兕几眼,随后轻笑一声:

“十招。”

众人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

“十招之内,我会击败你。”

对方淡笑道。冯兕怔了怔,随即淡淡的道:“这等激将之法,扰乱不了我的心境,出手吧。”

头像

admin